外貿高質量發展
頂層設計將出 國務院再“出招”穩外貿

2019-10-24 10:52 來源: 21世紀經濟報道
【字體: 打印

透過“報告”看中國

10月23日,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了《國務院關于加快外貿轉型升級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工作情況的報告》,商務部部長鐘山在作報告時指出,未來的一項重點工作就是落實好即將出臺的《關于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》,這或將成為中國建設經貿強國、推動外貿提質增效的頂層設計。

中國即將出臺《關于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》(下稱《指導意見》),這或將成為中國建設經貿強國、推動外貿提質增效的頂層設計。

10月23日,《國務院關于加快外貿轉型升級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工作情況的報告》(下稱《報告》)提請十三屆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,商務部部長鐘山受國務院委托介紹了相關情況。鐘山在作報告時指出,未來的一項重點工作就是落實好即將出臺的《指導意見》,中國將研究出臺具體政策措施。夯實貿易發展的產業基礎,提升產品檔次和附加值,大力提高出口產品質量,加快品牌培育,加強國際營銷網絡建設,提升貿易綜合競爭力。

分析認為,中國外貿“大而不強”是一個系統性問題,其核心在于新的競爭優勢尚未形成,相當部分出口產品技術含量較低,處于價值鏈中低端、品牌效應不足,價值鏈延伸性差,解決這些問題需要一個整體配套方案,上述《指導意見》有望成為中國外貿高質量發展的綱領性文件,圍繞此出臺一系列配套措施。

在同日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上,穩外貿也成為關鍵詞,會議要求增設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,盡快出臺跨境電商零售出口所得稅核定征收辦法,加大適應國內需求的農產品、日用消費品和設備、零部件等進口。

有業內專家表示,近期中國在出口退稅、出口信用保險、貿易便利化等領域出臺了一系列措施切實降低了外貿企業的負擔,而新一批穩外貿措施則更多從推動外貿園區升級、國際市場多元化、培育外貿新業態、擴大進口等方面著眼,打造穩外貿措施的“升級版”。

外貿升級需對癥下藥

在全國人大常委會會議上,鐘山表示,中國正加強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戰略謀劃,商務部會同相關部委形成的《關于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的指導意見(送審稿)》已由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員會第十次會議審議通過。

他指出,未來的一項重點工作就是落實好即將出臺的《指導意見》,研究出臺具體政策措施。夯實貿易發展的產業基礎,優化升級傳統產業,提升產品檔次和附加值,大力提高出口產品質量,增強貿易創新能力,加強品牌培育,加強國際營銷網絡建設,提升貿易綜合競爭力。

商務部研究院國際市場研究所副所長白明接受21世紀經濟報道采訪時指出,此次全國人大會議上,國務院專門就加快外貿轉型升級、推進貿易高質量發展作了報告,足見中國對外貿高質量發展的重視,即將出臺的《指導意見》有望成為中國建設經貿強國、推動外貿提質增效的綱領性文件。

白明表示,“近年來,商務部等部門在穩外貿、打造外貿競爭新優勢等方面出臺了一系列政策文件,比如出口退稅、下降關稅、跨境電商、自貿區等等,不過這幾年在整體層面還需要一個更新的綱領性文件,《指導意見》很可能就能扮演這一角色,圍繞這一綱領性文件,有可能出臺一系列新的配套措施。”

《報告》指出,中國外貿新的競爭優勢尚未形成。相當部分出口產品技術含量較低,我國處于價值鏈中低端、產業大而不強的狀況尚未根本改變。

為此,中國正加快培育外貿競爭新優勢。提升產業發展競爭力,實施新一輪重大技術改造升級工程,支持傳統產業加快改造提升,大力培育發展先進制造業集群;引導生產企業通過加強技術改造和技術創新,提高出口產品附加值。依托產業集聚區,培育440家外貿轉型升級基地。

同時,推進國際營銷服務網絡建設,擴大大型成套設備出口,提高新一代信息技術、節能環保、裝備制造業等新興產業國際競爭力。加大品牌培育力度,將品牌出口納入海關統計。

白明認為,中國外貿“大而不強”是一個長期的系統性問題,解決這一問題不能“頭疼醫頭,腳疼醫腳”,而需要一個整體的“手術工程”。“比如,出口產品附加值低并非一個獨立問題,其關鍵問題在于產業缺乏國際競爭力,品牌效應不足,價值鏈無法延伸。《報告》針對這些問題提出了一系列應對的解決方案,比方說,國際營銷服務網絡建設就是‘對癥下藥’,附加值低是因為中國制造處于微笑曲線的最底端,而加強營銷服務環節則是推動中國制造走向曲線右側,全過程地介入國際產業鏈。”

阿里副總裁、國際站聯席總經理余涌告訴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,在外貿的營銷網絡中存在著層層批發與分銷的現象,一件售價100美元的衣服經過一級采購商、二級分銷商、三級渠道商、四級零售商的層層剝皮后,中國企業出廠價只有100元人民幣。

“由于品牌、設計、研發、分銷渠道、消費者畫像都在國外,后者掌握了整個外貿流程的規則與價格制定權,并分走了蛋糕中的絕大多部分,這是中國外貿亟待解決的問題。”余涌說。

增設跨境電商綜試區

10月23日,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國務院常務會議,會議部署要進一步做好穩外貿工作,推動進出口穩中提質。

會議要求,一要進一步完善出口退稅、貿易融資、信用保險等政策,逐步實現綜合保稅區全面適用跨境電商零售進口政策。實行差異化政策,支持中西部和東北地區承接加工貿易轉移。

二要推動構建高標準自貿區網絡,促進經開區、保稅區等空置土地有效利用,提高貿易便利化水平。加快外貿轉型升級基地、貿易促進平臺等建設。

三要培育外貿新業態。增設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,盡快出臺跨境電商零售出口所得稅核定征收辦法。探索支持市場采購貿易試點、外貿綜合服務企業發展的新舉措。加快保稅維修再制造先行先試。

四要加大適應國內需求的農產品、日用消費品和設備、零部件等進口。培育一批進口貿易促進創新示范區。辦好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。

白明表示,在當前全球經濟貿易不景氣,貿易摩擦持續的背景下,穩外貿工作仍然十分迫切。

受全球經濟增長減緩、國際金融市場波動和發達國家貨幣政策調整等因素影響,全球需求持續減弱,不穩定不確定因素明顯增多。今年9月摩根大通全球制造業PMI降至49.7,連續五個月跌破榮枯線;國際貨幣基金組織下調2019年世界經濟增速至3.0%。世貿組織將全球貨物貿易增速下調至1.2%。

上述《報告》強調,今后要認真落實穩外貿政策措施,根據形勢變化和企業關切,加強政策儲備。繼續做好貿易政策合規工作,逐步完善出口退稅機制,支持金融機構有序開展金融創新,提供多樣化、綜合化服務。

2018年中國已兩次提高出口退稅率,退稅率由原來的七檔減為五檔;自主降低我國關稅總水平,由9.8%降至7.5%。中國正引導金融機構加大對外貿企業支持力度,擴大出口信用保險覆蓋面,不斷完善跨境人民幣業務政策框架,今年1-7月,人民幣跨境實際收付金額累計10.9萬億元,同比增長16.5%。

白明稱,此前中國在出口退稅、出口信用保險、出口信貸、貿易便利化等領域出臺的一系列措施確實降低了企業的負擔,而新一批穩外貿措施則更多從推動外貿園區升級、國際市場多元化、培育外貿新業態、擴大進口等方面著眼,打造穩外貿措施的“升級版”。

中國正推動沿海地區加工貿易轉型升級,在蘇州和東莞開展加工貿易轉型升級試點,建設珠三角地區加工貿易轉型升級示范區。支持中西部地區承接產業轉移,在欠發達地區培育認定了44個加工貿易梯度轉移重點承接地和3個承接轉移示范地。

中國正拓展亞洲、非洲、拉美等市場,逐步提高自貿伙伴、新興市場和發展中國家在對外貿易中的占比,擴大與周邊國家貿易規模。

上述提交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的《報告》也提到,將推動出臺培育貿易新業態新模式指導意見,擴大跨境電商零售進口試點城市范圍,推進市場采購貿易方式試點,完善外貿綜合服務企業發展政策。

白明指出,跨境電商、市場采購、外貿綜合服務平臺是近年來中國外貿出現的新興事物,它們一方面符合外貿轉型升級的發展需要,另一方面也推動了外貿行業更細化的社會分工,提升了效率。

他表示,國務院今年6月已開始研究擴大跨境電商綜合試驗區,自2015年在杭州設立首個綜合試驗區以來,國務院第二批試驗區包括天津、上海等12個城市,第三批推廣至北京、南京等22個城市。此次國務院常務會議后,跨境電商綜試區有望推廣至更廣泛的地區。(夏旭田 繳翼飛)

 

【我要糾錯】 責任編輯:石璐言
掃一掃在手機打開當前頁
回到 頂部